当前位置: 首页 > 鹿肉怎么做好吃 > >正文

历史恐怖故事精选

时间:2019-03-17 来源:湘潭菜菜谱
 

  鬼故事大量出现于志怪小说始于魏晋南北朝时期。鬼故事作为民间文学的一种,具有广泛的社会触及面和丰富的时代内容,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魏晋南北朝志怪中的鬼故事是鬼故事发展的初始阶段,因而更值得关注。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您整理的历史恐怖故事精选,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下班了,又是一个午夜,对于开饭店的他来说这很正常。忙是忙了点,好在生意兴隆。

  黑夜之间忽然响起一阵哭声,他停住脚步,“是婴儿”,他呵呵一笑,哭声的来源是一个公园,长椅上躺着一个包裹严密的婴儿。

  他抱起婴儿,笑的更加灿烂。

  天明他带着婴儿回到饭店,挂上营业牌在厨房忙活起来。想着那婴儿,他轻蔑地笑着,今天点的最多的依旧是那道招牌菜-------婴儿汤。佐料调的差不多了,水也煮开了,该下锅了。

  他转身走向婴儿,却见婴儿流利的转头看着他,那熟练程度不是一个婴儿所拥有的。

  他愣了愣,怕什么,不过是个婴儿而已,他准备抱起婴儿,可是婴儿却咯咯地笑了起来,还带着一种金属摩擦的声音......

  客厅中的顾客闻到一股香气,随香气走进厨房,打开锅盖,香气扑鼻,勾的顾客口水直流。顾客们拿起精致的勺子品尝着这鲜美的汤,吃着锅中的碎肉,鲜嫩无比......

  次日,报纸登出一刊新闻,一餐厅发现数名尸体,死后保持喝汤状态,脸上挂满笑容。在锅内发现一具被剁碎的尸体,经查证是饭店老板,死因未知。

  经警方深入调查,这家店长期非法掠取大量婴儿,将他们熬成汤出售,而在厨房的那些尸体则是饭店的常客。

  我小时候是在奶奶家长大的,奶奶家的后院有一口井,很老式的青石井台,滑溜溜的,上面长满了苔藓。不过我们家人没有去这口井里打水的,奶奶说是因为这口井的井水味道不好,发苦。

  可是有很多跟我同龄的小朋友来我家玩,就会悄悄说,那里面淹死过人,我不相信,他们就“切”一声,“不信拉倒,驼背爷爷说的。”

  直到有一天。那是个夏日,天气炎热,奶奶在屋子里睡午觉,我们一帮小屁孩在后院玩。

  那时那个井台对我们来说简直高大无比,于是我手脚并用爬上井台,一边小心翼翼地沿着圆圆的井台走圈,一边得意洋洋:“你们还有谁敢?”

  还没等我得意完,奶奶就披头散发地从屋子里冲出来,一把抱起我,把满脸泪痕的样子把其余的小朋友吓得连连后退,连我也被吓得不敢吱声。

  奶奶抱着我,冲着井里喊:“我知道你冤,可是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你别害我孙子。”

  我被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奶奶把我抱回去,一边小声跟我说:“宝宝乖,以后别去井边了啊,那里面有水鬼,专门抓小孩子。”

  我回头看看那口井,安安静静的,什么也没有,可我那时我毕竟还小,鬼怪的故事也听过不少,所以一下子就被吓怕了,只得乖乖听话。

  那天之后,奶奶便让我爸爸在井口上盖了一块青石板。这个故事便渐渐平息,我依然和小伙伴在一起玩,我们都忘了这件事。

  一直到有一天,庙会,是我们这里儿童患上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比较好很重要的节日,全家人都出去逛庙会,除了我,我在屋子里睡觉,迷茫间听见后院有小孩清脆的笑声。

  我好奇怪,难道是我的小伙伴们来找我了?不会啊,为什么他们不进来呢?

  于是我爬下床,跑到后院,就看见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孩子正趴在青石板上,穿着很奇怪的衣服,大概是玩得开心了,“咯咯咯咯”笑个不停。

  “喂,你是谁啊?你在我们家干什么?”

  小孩被我的喊声惊动,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旋即又笑了:“我叫小贝,我家就住在这里哦。”

  他拍拍身下的青石板。

  “什么?你家住井里,难道衣服不会湿吗?”毕竟小孩子之间很容易拉近距离,我便不再像一开始那么反感他。

  “不会啊,这里是我家,怎么会有水呢。”他贴上我的脸,耳语道:“你想不想去我家玩啊。”那小脸凉凉的,可我还是点点头,好啊。

  于是他掀开石板——那么重的石板,平时我们几个男生都掀不开,他那么轻易就打开了,好像真的是在开他家的大门一样。掀开后,原来里面光溜溜的井壁不见了,而是一段楼梯。

  他在前面蹦蹦跳跳,而我在后面亦步亦趋,慢慢地,下到了底,眼前豁然开朗,原来那么小的井口之下是这么大的一块地方,绿草如茵,有一栋很漂亮的小房子,仔细看的话,跟我们家现在住的房子差不多,只不过我们家的房子要老得多也旧得多。

  不过因为当时村里的房子都是统一盖的,所以长得像也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

  小贝跟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妈妈在屋里,不要惊动妈妈哦,妈妈不太喜欢外人来。”

  “那你为什么还要带我来啊?”

  小贝露出了很委屈的表情,好多年了一直没有人来陪我玩,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我又是好奇:“你今年几岁了。”

  小贝掰着手指头,很费力地想了想:“嗯,大概,三十多岁了吧。”

  我大骇,连连后退,不知绊倒了什么,只听屋子里传来一个很年轻的女人的声音:“小贝,你在和谁说话,你是不是带了生人回家?”

  “不好,妈妈发现了,你快跑。”小贝向外推我,我刚迈上一个台阶,一股水流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我看见小贝和漂亮的房子都被淹没,而我的嘴里也灌了好多水。

  “奶奶,奶奶……”

  “宝贝,宝贝,奶奶的宝贝啊,你醒醒。”

  我迷茫地睁开眼,奶奶扑在我身上嚎啕大哭。那一晚上,在昏黄的烛灯下,奶奶怀抱着我,旁边坐着我的爸爸妈妈,奶奶第一次跟我们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那时我还年轻,你们爸爸,也就是宝贝的爷爷在部队里当兵,那时候我刚嫁给他,你(指我爸爸)还没出生呢。刚开始的时候,你爸爸写信写的很勤,基本上呢,一个月能收到三四封,可是后来慢慢的,就不怎么写了,有时候半年也收不到一封了,有一回隔壁的二狗回来,跟你爸一个部队的,我就去问问,我说我家男人在那边混得咋样?咋总也不写信来了呢?没想到那二狗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他说嫂子,我看大哥八成是在外边有人了。

  我心里那个气啊,可是又不愿意相信,我就一直等,我就想我要等你爸回来亲口问问他。大概北京知名正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等了两年多吧,期间他就来过一封信,无非是问问我好不好过得怎么样,再嘱咐两句让我照顾好自己,他过些日子就回来。我当时挺欢喜,我说你看,我男人没忘了我啊。

  第三年春天,你爸回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还带回来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我什么话,不管是指责质问还是信任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都没有跟我多说一句话,就跟那女人说了一句,娟,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然后就急匆匆地又走了。

  我看那孩子大概四五岁吧,跟他当兵的年头差不多,我心想怪不得这么多年你连封信都没有,原来孩子都这么大了。

  那女人特别漂亮,很白,细皮嫩肉的,一看就跟我们这些乡下妇女不一样,但是她特别胆小,细声细气管我叫大姐,那孩子也管我叫大娘,我瞅着那孩子挺讨喜,可是就是不愿意亲近,那女人也没说什么。

  后来有一天那女人出门逛庙会去了,就剩下我和孩子,我去地里干农活,剩下那孩子自己在家里玩,结果我干完活刚回到家就听见那个小孩的喊声,我就赶紧往后院跑,结果跑得太急,绊倒在门槛上,这一下把我摔犹豫了,我想了想,就没往后院跑,我就硬挺着听那孩子渐渐没了声响,我这心也不好受。

  后来那女人回来了,里里外外找不到孩子,就问我,我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去地里干活去了,回来就不见孩子,还以为是你带走了。那女人也不好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就是一个劲找,后来几个邻居也帮忙找,终于在井里发现了小孩的尸体。那女人就是抱着孩子哭,哭完之后在墙上写下了一行血字,然后抱着孩子又跳到井里淹死了。”

  说到这里,奶奶也泣不成声:“后来是在你爸临死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女人是他们连长的媳妇,他们连长牺牲了,把妻女托付给他。”

  外面下着大雨,不多时就把茅屋浸透了,雨水顺着石灰墙面流淌下来,冲掉了表层的墙皮,一行血字显露出来,触目惊心。

  奶奶披散着头发,不住地对着那行字磕头:“我知道我错了,你有什么就冲我来!”

  外面咔嚓一道炸雷,后院的树应声而倒,出去看时,已被劈成两半。

  我们一家人不敢睡觉,只得窝在炕上度过一宿,可我毕竟年纪小,挨不了多久,就昏昏欲睡,我猜爸爸妈妈也和我一样,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奶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呼吸,但是面部表情很安详。

  我反而觉得,奶奶不像是被女鬼索命而死,倒像是终于吐露了自己的心里话,终于卸下了自己思想的包袱,所以,终于可以安心离开。

  办完奶奶的后事以后,我们搬家,填平了那口井,然后给那对母女立了一座衣冠冢。这件事就埋藏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清晰如昨。

  最近,跟着我四年的电脑终于不再运行了。男人的电脑嘛,总是容易坏的。这些年从电源到内存,从主板到CPU都换了数次。但现在彻底没救了。

  处理掉之后,我决定买一台二手的。囊中羞涩啊。在同城网上相中了一台,一千来块,还不错。

  电脑到手,立马开机试验了一下。虽然风扇声音有点烦人,但总体还算不错。也就忍了下来。

  白天毛事没有。也不怎么玩。也就是晚上玩一会儿游戏。

  这天晚到夜里二点多钟,才关机睡觉。白天上班,晚上还玩到二点。这一倒下睡得跟死猪似的,才没有发现中西结合能治好癫痫吗原本关上的电脑。此时突然自己开了起来。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之上,女人脸色苍白,眼睛发紫。看来是受到过毒打,一身白衣沾满了黑血。脖子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断的涌出血来。看来那是她的致命伤。

  女人很是着急,不断的用手撞击着屏幕。像是要从屏幕里出来,嘴张得老大。想要说话,但也只是涌出大量的血。看来,脖子上的伤口切断了她的声带。、

  但,无论女人如何撞击都没有用。床上的人还是睡得跟死猪似的。

  第一晚平安无事的度过,

  第二晚,依然玩到一点多钟倒头就睡。睡着后女鬼又出现了,电脑自己开机,又不断的撞击屏幕。嘴里跟着涌血,就是发不出声音。这样持续了很多,女鬼终于冷静下来。

  这时电脑自己点开了音乐播放器,播放出安魂曲。而且声音调得很大,想要将人吵醒。可惜,我一入睡,就算火烧房子也不容易醒。直到五更鸡叫,女鬼才消停下来。她是那么着急,看来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但

  第二晚平安无事的度过。

  第三晚,明天是星期天。所以可以玩得久一些,这晚一直玩到三点多钟。正玩得开心,突然,死机了。跟着女鬼来了。

  看着这画面,我还以为是广告。做得不错,用鼠标单击。想看看是什么游戏的广告,这一点,电脑没有反应。而女鬼依然不断撞击着屏幕,太真实了。可我跟本没有往鬼那方面想。

  女鬼非常焦急,不断的张嘴说话。但也只是涌出血来而已。女鬼不断撞击,血撒得满屏幕都是。但我此时可没关注这个。还在试着强行关闭这个网页,游戏里的队友还等着呢。可不想当那个万恶的猪队友。

  此时音乐自己响起,这次不是安魂曲。而是聊斋鬼声,呜呜呜呜。大半夜的,突然听到这声音。吓得一激灵。抬起头来直视着屏幕,此时我才感觉有点不对。这可不像是中病毒的情况,无论这画面做得多逼真。撞击得多么真实,显示器也应该不动的啊。

  怎么显示器这么摇晃,难道是音响声音太大。震动得显示器在动,正准备将音乐关小点。接着,血腥味涌来,显示器摇晃得更加厉害。如果不是我用力扶着,都快摔到地上了。

  “所方妖孽”中二病一般的口号,我死死的抱住电脑就是不放手,这时候完全没有想电脑重要还是小命重要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事情过了才后怕。当时并没有多想,就好像看到有人要掉河里了,本能的会用手去拉,结果两人一起掉河里了。

  “呜 呜 呜 ”女鬼不断涌血,血腥味弥满整个房间。几乎无法呼吸

  一声鸡叫,手机闹钟响起。天亮了,电脑才安静下来。血腥味散去,我一人对着电脑,想想都后怕。

  找电话过去想问问电脑的事情,却怎么也打不通。一千大洋买的。丢了舍不得,只得去买一块佛牌挂到上面,但愿有用。

  结果是一点用没有,多来几次,我也发现了规律。女鬼是在三点左右出现,五点消失。出不了这个屏幕,只是不断撞击,似乎很焦急,但喉咙被切开,跟本说不出来话。

  多来上几次,也烦了。也不怕了。索性看看女鬼到底想干什么。打开电脑,等着女鬼出现。果然,女鬼出现了。还是那样,不断撞击屏幕,一脸焦急,满脸泪水,混身黑血。

  “你是儿童癫痫初期症状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对就点头,不对就摇头”我问道

  女鬼停止了撞击屏幕,猛的一点头,啪的一声,整个脑袋掉了下来。我吓得差点没当场尿出来

  那脑袋就留着一层皮还边在脖子上,女鬼双手扶起自己的脑袋又装了回去。

  “算了,对就眨一个眼,不对就眨两下眼。”

  女鬼眨眼一下

  “你是冤死的?”。

  女鬼浑身一颤,很久,才眨眼两下,看来不是冤死的。

  这可就不对了,脖子上一这刀差点整个脑袋都切下来了。居然还不是冤死的?可是鬼是不会说谎的。

  “你有心愿没了?”

  女鬼眨眼两下,也没有什么心愿。

  “靠,那你干嘛不去投胎?”我骂道

  女鬼猛的一激,张开大嘴拼命想说什么。但,也只是不断涌出黑血。那模样,吓人之极。

  靠,我这猪脑子。女鬼可以自己开机,难道不能自己打字吗?

  扯了一晚,才弄明白来龙去脉。原来女鬼是想让我去救他的儿子。

  看着女鬼的模样,再问名字与地址,我突然想起几天前看到的一个新闻。

  有一个女人,原本有一个老公。生有一个小孩。孩子还小,女人就没有上班。专心在家照顾小孩。由于好赌,老公非常看不惯。常常因此吵架。

  这天女人正准备给小孩洗澡,突然牌友来电话了。三缺一,女人原本不想去。经不住死说活说,便将小孩放在浴盘中。想想打了两圈便回来。

  可是女人一走,忘记了浴盆里的热水器还开着。这一玩就是半天,女人老公回来,儿子已经被煮熟了。气疯之下的老公拿着菜刀冲到女人打麻将的地方,一刀下去。

  看过历史恐怖故事精选还看了:

1.

2.

3.

4.

5.

6.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